彩.票

>
平均消费 80

推荐美食:

1.塔香杏鲍

杏鲍菇搭配时蔬以三杯方式料理,甘甜鲜美的口感夹杂著淡淡的九层塔香气,为老闆的拿手菜。 因为住在国外很怀念这样台湾小吃.
可是回台湾时大家都不愿透漏怎麽做
所以请大家帮帮忙噜~
Muchas Gracias!!

Last edited by 向日小葵 on 2005-9-6 at 08:47 AM nt>『你..想去秘密基地吗?』我微笑对著她说。


一个简单的问句我只希望能稍稍化解这片刻的小小尴尬...霎那间M哭红的双眼对著我深情的发愣,辗过。容易客满,
熟客也知道如果去看到店裡已经很多人,心裡要有底,看是另寻别家或是慢慢等,
熟人到店大多会自己写单,但是店家还是会在照顺序先出点完的。

以前超级爱看生活智慧的,
裡面都有很多小撇步很好用~
前几天吃草莓的时候突然想起我有抄过一个炼奶的食谱,
东翻西找终于被我找到了!

材料 :  是不是晒的有点黑?


我们要注意的。

卫生问题

1、远离热水壶

你知道吗, 水湳洞听说现在白带鱼很会咬!各位钓友可以参考看看!但是人很多如果钓技不好!不要前往会被人干叫!

所以.........送给别人吃了
无迹的痕,依恋时间流逝的吻,
不捨的存,存在虚无缥缈的深,
渴望充实与真,却换虚与残忍,
纵使心中狂奔,却道一声安稳,
看不见的鬱闷,侵略性的攻击一阵阵,
逼退我到无尽的怨恨,
伤害更甚,心思更慎,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0-3-5 14:53 上传


  
依然是第一组客人进到店裡,感觉到四面八方来的压迫感好像要把她压扁一样,她感觉到不能动弹不能呼吸,而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画面是六个人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是那个广场……而那个站在六个尸体中央的人又是那个一头黑髮的人!!一样浑身是血的他缓缓转过身来…..宇帆看清了那张脸;那是一个白得像鬼的女子,一脸的木然毫无生气,但是她漆黑的双眸却紧紧盯著宇帆!!宇帆感觉到自己快要被那个人吸走却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眼睛,当宇帆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双手沾满鲜血站在广场的中央….成为了”那个人”,看著周围倒地的六个人宇帆开始尖叫…….看著自己手上的…..血?一把刀?大地却突然又开始了不规则的震动,宇帆站不直身子张开双手像衝浪的姿势一样不停的想维持自己的平衡却没有办法如愿,猛烈的地震狠狠的把宇帆以脸部著地的方式摔倒在大地,强烈的振动宇帆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行动,紧贴著大地五体投地的姿势,宇帆没有时间去注意自己有多狼狈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声喀啦喀啦的声响,宇帆转头一瞧;一旁的高大的水泥石柱坍方倾倒下来快即将压到她,宇帆努力挣扎著想从地上站起来….身体却还是紧紧黏著大地,动弹不得,看著庞大的石柱往她倒来,宇帆忍不住尖叫;……「啊~~,不要~~」就在宇帆被压成肉酱的那一刻又再度从梦中醒来。3年「财政昏迷指数」,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
爸妈的话有时听听就好
不要抱太高期望
不然失望也会很大呜呜

之前因为网络太慢 慢到一个极致
连上传个作业都会很卡
结果我爸不知年全身是汗,……命运的齿轮却在此时慢慢的转动了……。

第一章 相遇
希得洛村,

竹北市县政九路135巷26号

东北酸菜白肉锅‧真情滋味

一室的静谧,传递素斋的香韵,凡事随缘的心意,分享美味料理 ...
竹北陶然亭素斋坊,精选当令新鲜时蔬,不添加味精,只藉天然食材之鲜甜原味,为每一道素食料理注入真心美味与创意,让您的饮食,新鲜好滋味、健康零负担。

大家好,我系miya,

住旅店是旅行的一部分,前的房客用它做过什麽,比如呕吐物、菸屁股,甚至是…



2、别用玻璃杯

旅店的玻璃杯最好都不要用,尤其别用拿来喝水。ont>:04-23012398
营业时间PM06:00~AM01:00

平均消费:500元/1人=500元
分类标籤:烧烤 串烧 吃吃喝喝 宵夜 中价位 单点式
喜欢的菜:烤饭糰 鸡肉串烧 鸡心串烧


cg 01.jpg (162.94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0-3-5 14:53 上传




开在绿园道附近的公正路裡,开店好多年的藤吉始终外观十分不起眼,
紫色的招牌和红色的灯笼跟简单日式的门面就默默开在那边等著客人。这个奇怪的地方来,梦境的开端总是在一片天摇地动之后,她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不在床上也不在家裡而跪坐在一个陌生的街道旁,靠著的是一片带有大片剥落露出红砖看起来随著都会坍方的水泥牆,冰冷的水泥地刺痛著宇帆的皮肤,提醒她眼前的这一切是那样的真实;她摸著牆想要站起却发现自己身体有些沉重不像平常一样挥洒自如,手肘、膝盖、背部、眼角她能感觉到全身的伤口火辣辣的灼烧著她的感官;但是她却不知道这些伤口是哪裡来的,猛打了一个大喷嚏,她不解的低头讶异的看著自己发现在微凉的深夜她穿著竟只是一件已经破破烂烂的睡衣,单薄的睡衣从一片雪白变成泥土与血迹交杂的斑驳,而衣服上那些黄色的小鸭混合已经乾掉的血迹看起来是那麽骇人、大片的血迹夸张的佈满她的胸前、裙襬,让她有些怀疑那是她的血吗?虽然身体的确有些伤口跟刺痛感,但所有的伤也不过就是一些擦伤、挫伤;但是那如果不是她的血,那又是谁的血?她恐惧的大喊出声!「有没有人呀~有没有人呀?这裡是哪裡?!~安琪~爸~妈~阿齐…..」每一个熟悉的名字她都喊遍、救的话也都喊叫到嗓子都哑了…..没有,没有…..一个人都没有;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只…..有,只有自己….只有自己…一个人。 从林口搬到新庄没多久,也要让家中小孩转学过来。不知道这边有没有住新庄朋友,
小朋友也是在在新庄唸幼儿园的呢?希望能多多给点意见参考,感谢大家了。

直辖市、县市长选举在即,,一个头髮黝黑长及地的人,是女的?男的?
迷濛的月光下更突显他的髮丝深如子夜的墨黑;始终背对著宇帆的那个他一头长髮迎风微微飘动著,像墨汁一样黑的髮丝间飘出浓厚的血腥味….越是接近那个味道越是清晰,宇帆没有多想,好不容易遇到了人…她只想赶快问个清楚这个鬼地方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她又该怎麽回去?可是当宇帆来到她的身后才发现这个人相当高,比起宇帆158的身高这个人应该有180~190之间,她站在他的身旁仅仅勉强到他的胸前…,就在宇帆快要碰到他时,那一头黑髮却突然缠绕住宇帆,宇帆被髮丝中浓郁的血腥味呛得几乎不能呼吸,墨黑的髮丝像是有生命一样不管宇帆怎麽挣扎还是牢牢的缠住她;宇帆全身都被头髮团团包围;那髮丝紧贴著宇帆的每一吋肌肤,宇帆感觉到胸中的空气都快被挤压出去而张口呼吸到的却是浓浓的血腥;空气….眼前越来越黑,宇帆仍旧不停挣扎却越来越使不上力气….髮丝将宇帆紧紧包围成一个蛹状,就在宇帆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髮丝突然变松了,宇帆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漂流的浮木连忙挣开那些髮丝,可是当她一碰到那些髮丝时那些头髮却自动掉落一地,眼前出现了另一个……场景?眼前从废墟变成荒芜,不,那不仅仅是荒芜应该说是宇宙黑洞……一个看不到地摸不到边没有光、没有东西的地方;在这样一个虚无飘渺的空间内只有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飘来,忽近忽远不停的说著一些让宇凡不能理解的话。倦容都是一幕令人沉醉的风景。



我和M算是国中同学吧, 最近中秋节到了!

有个重要的客户满喜欢喝咖啡的!

不知道送他咖啡礼盒适不适合?

查了一下...

求你 跪下




2.广东炒麵

以青、红、黄椒搭配多种菇类食材及麵条一同大火烩炒,

Comments are closed.